扎克伯格接受专访 坦诚自己也不知道“新FB”如何赚钱

文章正文
2019-03-10 03:12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不久前发布博文,概述这家社交网络巨头“注重隐私的愿景”

腾讯科技讯 3月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不久前,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描述了他对这家社交网络平台的全新愿景。他写道:“通信的未来将越来越多地转向私人加密服务,人们可以相信他们对彼此说的话会保持安全。”这篇博文对Facebook的商业模式和战略,以及该公司可能面临的取舍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在这篇博文上线后,扎克伯格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更详细地解读了他的愿景。

问:马克,谢谢你接受采访。你写的3200字备忘录听起来就像是新的社交网络宣言。你在博文中说:“这个以隐私为中心的平台将围绕几个原则构建。”这是否意味着,你最终会在当前所拥有的基础上推出全新的平台?亦或者,这仅仅是你所有产品的新发展方向?

扎克伯格:我的想法是,世界需要两种类型的平台:一种是更开放的公共平台,就像城市广场的数字平台,你可以同时与许多人互动。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Facebook和Instagram当前所提供的模式。而另一个平台是私人空间,这样的数字空间等同于客厅。我们为WhatsApp和Messenger建立的基础将是开发这些平台的起点。

但是,如果你看看我们在过去15年里所做的事情,我们先是构建了Facebook,然后推出Instagram,并围绕着它们建立了完整的社交平台。例如,在Facebook上,你不仅仅能在此时此刻发布贴文。你还可以加入不同的社区,可以为你的小企业创建页面、创建募捐机构,你可以通过约会服务找到约会对象。有所有这些不同类型的实用程序,基本上囊括了所有不同的事情,几乎可以满足每个人的需求。

我们基本上围绕着城镇广场构建了整个平台。这真的是个完整平台概念,围绕着所有你想要的私人和亲密的互动打造。我认为在WhatsApp和Messenger的基础上,这是个真正的机会,我想要展示的是这种平台以隐私为中心的愿景,它从消息传递开始,并通过端到端加密使其尽可能安全,然后建立所有其他你想要互动的私人和亲密方式,从打电话到群组、故事支付、不同的商业形式、共享位置,最终拥有更加开放的系统来插入不同类型的工具,以你渴望的所有方式提供与人交互。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的基本愿景。

问:那么,届时新闻流(News Feed)是否仍然存在,它已经完全构建好了吗?

扎克伯格:是的。我的意思是,Facebook和Instagram以及城市广场的数字平台永远都很重要。事实上,我认为它们的重要性将会继续增加。与此同时,我们所看到的增长最快的事情,也是人们想做的事情,就是私人信息,存在时间更短的故事,不会停留在周围的故事,以及不需要时常逗留的小群体……

因此,我认为数字起居室的概念在今天还不够成熟。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可以发送消息的消息应用程序,但应该有一个完整、深入的平台,围绕着人们想要以这些私人和亲密的方式进行交互的所有方式,就像今天的Facebook和Instagram。这并不是说Facebook和Instagram对他们所做的事情不那么重要,只是人们有时想在城镇广场上互动,有时想在客厅里互动,我认为这是下一个前沿。

问:但是人们会从城镇广场,从Facebook走到起居室吗?这是我手机上这款蓝色应用程序的一部分,还是我手机上Instagram应用程序的一部分,亦或是全新的应用?

扎克伯格:嗯,可能每种都有一些。其基础将是我们使用Messenger构建的消息传递体验,以及我们已经开始构建在WhatsApp之上的消息传递体验。但这就是我试图在关于互操作性的注释中解释的部分内容,今天有这样的“人工墙”,如果你想给你在Facebook上看到的人发信息,你必须使用Messenger。如果你想在Instagram上给某人留言,你必须使用Direct,如果你想在WhatsApp上给某人留言,你必须使用WhatsApp。

但我认为,人们倾向于拥有一款他们最喜欢的即时通讯应用。因此,让人们可以选择说:“嘿,我想使用WhatsApp,因为我更喜欢它作为我的服务,我不仅可以在WhatsApp上给人们发信息,还可以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给人们发信息,并让这些服务连接起来。”我认为,这将释放更多的便利和无缝体验。因此,以这种方式连接服务,我认为将是有价值的。但是人们必须选择这样做,这不是我们能做的事情。如果你愿意,你总是可以选择把账户分开。

问:明白了。那么,商业模式将如何与这个新系统协作?因为Facebook目前的商业模式是以收集大量数据为基础,然后建立有针对性的广告体验。随着数据的消失和端到端加密,这将变得更加困难。

扎克伯格:是的,这其中的一部分将变得更加困难。但是,我们处理事情的基本方法是首先关注于构建人们真正想要的消费者服务,然后把重点放在让人们能够有机地与企业互动,专注于企业可以增长和获得更多分销的付费方式。因此,我们仍处于这个私人消息平台的第一阶段,我们真正关注的是固定的消费者体验。

你知道,在很多国家,我们都是领先的即时通讯应用。但在许多重要的应用中,尤其是对商业非常重要的领域,比如美国,我们还不是领先的即时通讯应用。因此,在建立人们喜爱的消费者体验方面,仍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这将是基础。如果我们做得好,生意就会好起来。这取决于我们如何执行它,它可能更好或更坏,但只要我们专注于打造对人们有益的东西,它就会变得很好。

的确,如果我们获得的信息更少,那么我们在过滤系统中的排名就会变得不那么有效。这是我们目前竭尽所能想要处理的事情,所以不仅仅是在广告上,还有安全、垃圾邮件系统等。如果我们仅仅依靠检测活动模式,而不是让安全系统自己看到消息的内容,那么那里的工作将更加困难。所以这将会变得更加困难。当然,广告定位可以从获取尽可能多的内容或信号中受益。

你知道吗,我对这件事比较乐观有几个原因。首先,我们今天并没有真正利用信息的内容来定位广告,我们也没打算这么做。所以这并不像建立一个系统,让它端到端加密,现在我们看不见信息真的会伤害广告那么多,因为我们已经考虑到这一点。其次,将元数据保留更短的时间也将产生影响,尽管我乐观地认为,我们将构建的系统基本上可以用一小部分数据交付大部分价值。但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我们需要在未来几年里弄清楚这些。

问:所以你不是那么担心广告和商业方面,但你听起来确实担心安全和错误信息的传播。当你想到Facebook将面临的新的取舍时,是什么让你晚上睡不着觉?

扎克伯格:是的,我想你是对的。事实上,在解决这个问题时,我更担心在安全问题上的取舍。当你在构建端到端加密之间的消息传递系统时,这里有个明确的利弊权衡:一方面提供世界一流的隐私和最强的安全措施,但消除了某些信号,你必须检测某些人试图做的真正可怕的事情,无论是对儿童的剥削、恐怖主义还是敲诈勒索,这些都是我们非常认真对待的事情。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在这些领域学到了很多。

因此,你可以在新的方法中看到这一点。尽管我们在构建端到端加密时支持优先考虑隐私事宜,但我们也致力于在推出端到端加密之前,尽可能在加密系统的框架内构建更先进的安全系统,这与我们五年前的操作方式非常不同。我们不仅要花时间确保我们推出并全面建立安全体系,而且我要以一种与世界各地的专家、包括执法人员、监管机构和安全倡导者在内的政府进行公开磋商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点。我们将受益于与这些人的接触。这是非常关键的,我们得到这些安全系统的细节和细微差别,因为我们正打算在明年的某个时候推出它。

问:好的。改变像Facebook这样大公司的优先事项真的很难。除了写这篇文章之外,你还能做些什么来保证这一愿景得以实现呢?

扎克伯格:你不知道这有多难。是的,有很多工作要做,要让团队团结一致,找到合适的领导者,并制定能够实现这个愿景的计划。甚至像这样写东西的过程也是很有帮助的,因为你可以抽象地谈论很多事情。但直到你真的把它写在纸上,然后说:“是的,这是一种利弊权衡。我们将把重点放在减少我们拥有的数据量的持久性上,这将使这些事情变得更加困难。”

然后你就会在公司里找到所有的团队,这些团队将会带给我们真正关心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将会导致我们真正关心其他事情。你知道,不管是关于人们有多关心和重视记录他们生活的研究,让更多的内容自动存档对他们来说都是有问题的,或者是引发其他的问题。

但这整个过程对我们找到并提炼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非常有帮助。这让我们觉得我们已经准备好把旗帜插在地上,然后说:“这就是我们想要去的地方。”这不是一个产品声明,而是我们认为建立这个以隐私为重点的社交平台所必须遵循的原则的声明。但现在我想我们要真正开始一个更艰难的过程,在接下来的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随着这些方面开始在不同的产品中推广,我们要弄清楚所有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

问:那未来会发生什么?

扎克伯格:嗯,我想很快你就会看到公众参与其中的一些事情。我们已经找到目标,想要实现端到端加密,想要降低消息传递和缩短这类数据保留的时间,想要走向互操作性,不仅在我们的应用中,而且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包括使用SMS或新的电信标准RCS,并找出这是如何工作的。这些都是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事情,并需要公众的参与。然后,公司内部将会有大量的工作,以确保我们有合适的人担任正确的角色。这应该是在所有不同的工作流程中确定优先顺序的巨大努力。

:你对Facebook的愿景有了相当大的变化。在此之前,Facebook在过去12个月中经历了许多疯狂的事情。我在想,在那段时间里,你认为在塑造这种新哲学方面最重要的时刻是什么?

扎克伯格:你知道,我不认为那是一瞬间的顿悟。在过去的几年里,我花了很多时间来理解和解决Facebook乃至整个互联网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我还写了关于我们在内容执行和治理、选举廉正以及保护公民进程方面的努力的说明。去年年底,当我坐下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并反思人们未来想要什么,因为私人信息、故事和小群体是人们在网上互动增长最快的方式,比任何更公开的交流方式都要快得多。所以当我坐下来写这篇文章时,我最大的收获是:“哇,在很多方面,这是个需要构建的全新平台。”显然,人们真正想要这样的平台。

这是个很大的机会,但这将意味着在这些重大问题上表明立场,这些问题涉及许多真正重大的权衡。坦率地说,与我们历史上可能确定的优先次序不同。我们一直关心给人们隐私控制,甚至倡导数据将在消息中进行端到端加密,并且做了许多我们认为能在其他方面带来更好服务的事情,这是个巨大的转变。我认为这反映了过去几年我们所面临的所有问题,以及如何在这些问题上作出取舍。这绝非瞬间可以领悟的东西。(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推荐 ——